Auxo

久卡太陽星團公民。銀河帝國觀察員。艾澤拉斯傻滿。聖域遊魂。阿爾比恩探險家。羅馬帝國觀光客。地球人類。

[刀劍亂舞][沖田組]花與水

讓朋友點哏來的短文,好玩來寫寫

清安安清,也有土沖沖土的成分

有點歷史向,但是考據不周全



===




若不動的話,花與水便會被黑暗所分開。

沖田總司生病的事情,他們身為付喪神比人類更早知道。

他們是武器,是刀,心甘情願為能夠揮舞他們的主人所用,聽著主人讚美他們,聽著敵人發出瀕死的聲音,沒有比這無上榮耀的事。

沖田總司是所向無敵的,就連身為付喪神的他們都如此認定。

然而,嗅聞到疫病的氣息,身為刀劍付喪神的他們有自信為主人斬殺一切敵人,就算是鬼神他們也會嘗試做到,疫病卻不是他們所能對付的,看著疫病的小鬼在主人的身邊蹦蹦跳跳他們卻束手無策,只能看著主人唇邊綻出血花。

「哪,安定。」

有一天,總是在吵著誰最能為主人帶來榮耀,誰又殺了最多敵人的雙打刀,加州清光這麼的對大和守安定說了。

「⋯⋯或許往好的一面想,這就代表除了疾病之外,沒有人能夠打倒我們主人,不是嗎?」

大和守安定仍然不太服氣,「那只是你一廂情願地看法而已!」

他們又一如以往的吵吵鬧鬧,而房裡看不見他們的沖田總司正在著裝準備外出,看著並置的刀架,他拿起了紅色刀鞘的打刀,將另一把留在刀架上。

他們同時靜止了動作,看著沖田總司又走回桌前,拿起擱在那裡的一張紙,剛才他就在案前塗塗寫寫,不過付喪神們正忙著吵架沒有注意到。

「⋯⋯若不動的話,花與水便會被黑暗所分開。」沖田總司自言自語著,「啊不過還是不要讓他看到好了。」邊說著邊把紙條揉一揉扔進了字紙簍裡,然後才邊哼歌邊出門,看似要外出遊玩的模樣。

清光匆匆跟安定道別,安定愣了下,因為以往他們只會吵架而不會道別。

可是他並不知道,這是清光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跟他道別。


[完]


===

可能薄櫻鬼音樂劇看得多次的關係,我心目中的沖田總司大概就長著廣瀨大介的臉(咳)。但是刀音的總司也是不錯的。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