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xo

久卡太陽星團公民。銀河帝國觀察員。艾澤拉斯傻滿。聖域遊魂。阿爾比恩探險家。羅馬帝國觀光客。地球人類。

[刀劍亂舞][一期鶴][獻上組]賞櫻記

同樣感謝噗友點哏~

一期鶴然後小龍景光有個大大的單箭頭這樣

跟千子審本丸不同

出場是獻上組(小烏丸、一期一振、鶴丸、鶯丸、平野)以及舊獻上組(小龍景光、獅子王)

還有路過的櫻花精靈們

歷史向,有點考據不太周全


===



付喪神出自人心,付喪神的世界也受到人類影響。

隨著玉音放送,在深宮內院裡的付喪神們也知道這場超越了他們認知的戰爭終於結束了,他們看著人類奔走來去,從只有他們知道的管道知曉外界的動盪不安,這個世界如今又將變成他們所不知道的模樣。

他們都是頗有年歲的刀了,早已該看慣日昇月落,人事遞嬗,可是新式的武器、血肉與火燒的氣味,連見證平家滅亡的小烏丸也顯露出不安的情緒。

一期一振就別說了,從戰爭開始時就顯得相當不安,可是想到他的經歷,也難怪他反應這麼大。

他們渡過了一個心境上特別嚴寒的冬天,那些過往需要他們的儀式都暫停了,各式各樣的消息紛湧而來,從前覺得在這深宮內院落腳大概就是最終的歸屬,沒有料到他們再次面臨了可能得再次流轉的不安。

「我們來辦宴會吧!」春天降臨,預測到櫻花將要綻放的前夕,鶴丸國永忽然提議。陷入戰爭之後他們也幾年不開宴會了。其他幾振太刀愕然,他搔了搔頭,這才告訴大夥原來他已經從不知道什麼管道得知,他們兩位將要離開這裡,前往博物館。

「也是在博物館而已,又不是很遠。」小龍景光笑嘻嘻的說,然而畢竟這裡是皇居庫房,就算是付喪神們也不是能夠隨意的來去。

但是有點事情忙總是好的,於是他們開始像從前一樣的各自去向人類索取物資,奈何從戰爭末期就各類物資短缺,等到櫻花綻開時,他們也只能擺出看起來不那麼寒酸的飲食。

平常這種事都是鶴丸慫恿的,一期總是皺眉,然而這次就連一期一振都默許,還拿出了一罈私藏已久的酒。鶴丸看他拿酒出來時瞪大了眼睛,嚷嚷著交往這麼些年,怎麼他從來不知道,一期一振只是露出神秘的微笑。

小烏丸出聲打斷了他們稱不上爭執的爭執,先是稱讚了酒很好,然後率先舉起了酒杯,朝向將要離開這裏的同伴。小龍景光跟獅子王也舉起了酒杯,鶯丸仍是堅持著以茶代酒,旁邊的櫻花精靈隨風飛舞了起來。

從末席的平野說著祝詞,然後是一期,鶴丸,鶯丸,最後是小烏丸,他們也一一回禮。

然後宴會開始,宮裡面妖精們也都跑來湊熱鬧,他們就像平常一般的嬉鬧著,輪流站出來表演,就算他們相處了許多年,這些也都看了許多次,可是只要想到或許這是最後一次,就不禁感傷起來。

一期一振和小龍景光碰杯。

他們先前處的並不好,大夥都知道,鶴丸國永來了之後就更不好了,雖然明裡沒有表現出來,但是他們暗裡競爭的可厲害了,給宮裡無聊的付喪神們演了一齣好戲。

後來的鶯丸常常捧著茶跟小烏丸、獅子王、平野一起看戲,當塵埃落定時他們還有點感嘆沒戲看了。

面對將要離開的前競爭對手,一期一振很有風度,金髮的太刀也微笑以對。

另一邊小烏丸感嘆著不能再逗弄獅子王了,金髮少年哇啦哇啦的抗議他才不是玩具喔,但也只是讓旁邊的鶯丸笑的很開心而已。

鶴丸拿了把扇子站起,酒液染紅了他的臉頰,金色的眼眸燦亮,看來倒是還沒有醉,他隨意抓了一個拍子就跳起舞來,平野幫忙拍著手,風一吹來櫻花飄落,那些櫻花精靈全都簇擁在他身邊。

「這樣的光景以後很難見到了。」小龍景光低聲說道。

「只要我們都還在,總有一天還是會再見到的。」鶯丸微笑地用茶杯跟他碰了酒杯,「而且我認為或許不會很久。」

一期一振拔出了刀,抓準了時機加入了鶴丸的舞裡,櫻花精靈們嘻嘻哈哈的跑走了,然後擁到了將要離開的兩刀身邊。

會再見面的,那些精靈們彷彿這麼說,小龍景光看著自己酒杯裡漂浮的櫻花花瓣,並不擔心自己接下來的旅程將會如何,對著自己追求不著的刀與追走了他的刀舉起杯。


[完]


總之最後又在某個本丸碰面了(大概)

啊,鬼丸國綱無實裝沒刀權。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