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xo

久卡太陽星團公民。銀河帝國觀察員。艾澤拉斯傻滿。聖域遊魂。阿爾比恩探險家。羅馬帝國觀光客。石見國審神者。
地球人類。

[刀劍亂舞][千子本丸][龍鶴/三日一期]塵年往事01-安達組

*「千子審本丸」系列之三

*有男性審神者出沒

*本丸默認現存CP:石青、燭俱、千子審⋯⋯

*有鶴丸國永幼年形象偽造

*主文請參照 龍飛鶴舞 與 月照梧桐

*基本設定參照遊戲,各種私設,OOC都是我的鍋


*****



人類短暫百年的記憶或許跟他們這種彷彿漫長的近乎永恆的記憶不同吧,走過數百年看著人世流轉,鶴丸國永被他們少年主人抓著問起從前的歷史,常常晃著白白的腦袋,試圖從一大團雜亂無章的回憶裡找出一些頭緒,然後被主人抱怨著怎麼跟其他刀或是書上說的不一樣,他也只能搔搔頭。


有些刀對於特別的主人記的特別牢,有些刀什麼都不記得了——這種時候他覺得那些宣稱自己什麼都不記得的刀真好,不會被主人抓去問一些稀奇古怪的問題。


然而,現在本丸裡有一把刀成天晃來晃去,有時候說著他想要找個人,有時候又一臉茫然地問著他們這是哪裡,為難今劍跟獅子王照顧著他,連主人都不敢放他出去,就怕一個不小心走丟。而這把刀是他冒著生命危險帶回來的,每次看到他都要問他一次他是誰,有沒有看見他想找的人。藥研跟主人研究了這個症狀很久,人類有所謂老人癡呆,但是付喪神也有嗎?鶴丸國永深深的懷疑起來。


在主人放棄了去山裡尋找三日月,而轉往處理池田屋的問題時,出陣主力轉移到了年輕的幕末刀們與短刀脇差身上,太刀大太刀們在夜裡的池田屋顯得無用武之地,只好留守本丸打掃種田或是遠征準備物資。


鶴丸覺得無聊極了,傷癒之後就沒有出陣的機會,小龍景光一早就跟光忠他們一起遠征去了,主人心情還是不太好,連日下雨於是也不用下田,濕氣弄的他也沒有了想對誰惡作劇的念頭,只好坐在走廊咬著光忠出門前塞給他的一盒魷魚絲,看著綿綿細雨發呆。


「這是誰呢?我想我看過你——」


髭切沒有隱藏腳步,所以他遠遠的就知道他來了,鶴丸國永本來並沒有特意想理他,不過髭切今天開頭的打招呼語和平常不太一樣,讓他有些困惑的回了頭。


「⋯⋯是貞泰喜歡的小白鳥呢。」白金髮色金眼睛的太刀對著他笑瞇瞇的這麼說,神色清明,鶴丸國永覺得自己大概被嚇到了一秒,眨眨眼很快的回過神來,「只有你跟鬼丸國綱會這麼叫我啊。」收起了幾乎癱倒在走廊上的坐姿,友善的留出空位給他,對於被這樣稱呼一點都不以為意。在鐮倉幕府時期,他們同屬於安達家的刀,日後又各自的際遇而落到北条家的手上,知道這件事的刀不太多,除了他們之外,另外還有一把刀仍然沉睡著。


白金髮色的太刀大大方方地盤腿而坐,也和他一樣面對著雨景,「好久不見,你變了很多呢。」


「你也是啊,從前你才不這麼好脾氣呢。」鶴丸國永笑了一笑,「我以為今劍或獅子王會跟在你身邊。」


「嗯,我大概把他們甩開了吧。」古老又常常失憶的太刀試著回想剛剛發生過什麼事,不過想不太出來,「對了,你有看到我弟弟嗎?」


「你弟弟?你說膝丸嗎?他還沒有來這裡喔。」


「⋯⋯原來是叫膝丸嗎?」髭切摸著下巴,「聽起來是個好孩子的名字啊。」


「⋯⋯這還是我聽你說的啊。」鶴丸國永苦笑,雖然從前在安達家時就常常經他提起膝丸的事,倒是沒有想到原來髭切在找的是他的弟弟。


「那你幫我記下來吧,這樣我就可以跟別人打聽了。」髭切高興地說道,鶴丸國永雖然很想說為什麼是他要幫忙記啊,不過還是答應了要給他一個刻著膝丸的牌子,讓他可以跟其他人問看看——但是在本丸問這個問題根本沒有意義啊?


「所以,你還會做惡夢嗎?那個在土裡腐蝕的惡夢?」


「那都多久以前的事情了,早就不記得了。」鶴丸國永輕笑著撒了謊,這種事情本來就沒有必要讓其他刀知道。


「我還記得呢,在北条家看到你的時候,像是隻驚慌失措的小鳥——」


鶴丸國永還來不及說什麼,急促的腳步聲已經由遠而近的傳來,不過黑色毛茸茸的動物更迅速的裹上了髭切的身體,發出了不明的叫聲。


「鵺!果然是在那裡嗎?」金髮黑衣少年奔跑而來,「嚇我一跳,我說怎麼去拿個茶點髭切大人就不見了。」


「⋯⋯你是誰?這是什麼?」剛才還顯得清明的源氏太刀現在看來又一片茫然,摸摸裹在在自己身上的動物,「好可愛喔,我可以養牠嗎?」


鶴丸國永拿著魷魚絲,慢慢地踅離正在開始解釋的獅子王與又開始混亂的髭切,考慮是不是要遊說主人提早讓遠征隊伍回來,因為他依稀彷彿又聞到了泥土與腐屍的氣味。


——快點回來。他小聲的在心裡唸著。小龍,快點回來。



[完]


之後鶴丸凹了大俱利伽羅刻了一個寫著膝丸的牌子給髭切,但是髭切最後常常拿著牌子發愣問說這是不是他的名字,一直到膝丸來了為止。


===

啊月照梧桐⋯⋯這裏還沒貼(炸)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