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xo

久卡太陽星團公民。銀河帝國觀察員。艾澤拉斯傻滿。聖域遊魂。阿爾比恩探險家。羅馬帝國觀光客。地球人類。

鶴丸國永獻上紀念

寫的早,發的遲。

龍鶴/鶴龍,以及一期鶴/鶴一期(攻受不分)

OOC都是我的鍋。

==

[千子本丸][龍鶴/鶴龍]

入秋以後他們主人將本丸景色換成了楓紅,本丸的刀口開始多了起來,也開始有了輪休的餘裕。

大俱利伽羅和燭台切光忠出陣回來時,還帶了一個新人回來,深藍馬尾短刀坐在黑膚打刀的肩頭,一臉興奮的左顧右盼,他們已經見完主人,安排好相關事宜,正在為他們伊達家最後的同伴介紹環境。

「噓。」在拐進下個轉角前,太鼓鐘貞宗敏銳的要同伴放輕腳步,雖然在此地初次見面,他們的默契已然十足,放輕腳步轉過去看到面對花園的長廊上,白衣太刀正拿金髮太刀的腿當枕頭睡著。

小龍景光也已經覺察到有人來,抬頭對他們一笑,伸出手指做了一個安靜的手勢,而太鼓鐘貞宗則是掩住了嘴沒有叫喊出聲音,但是光忠和伽羅都聽見了。

「哇⋯喔,那是鶴先生耶!」短刀壓低聲音,輕巧從大俱利伽羅的肩上落地。滿心歡喜的光忠點點頭,「鶴先生也很想念你。那位是長船派的小龍景光,我的後輩。」不忘介紹自家後輩給他最想念的短刀認識。

「伽羅,我還記得我們離開仙台那一天的事哪⋯⋯」黑膚打刀靜靜點頭,彎下腰附耳在短刀耳邊說了什麼,短刀露出了驚訝的表情。

小龍景光知道他們在說自己的事,但也只是輕輕撥弄了一下腿上人的銀白髮絲,並沒有想要叫醒鶴丸國永的念頭。

短刀踩著無聲的腳步來到他們身邊,好奇的彎腰俯視白衣太刀。

「⋯⋯鶴先生很喜歡你呢。」他觀察了一陣子,輕聲做了結論,「你好,我叫太鼓鐘貞宗,以前跟鶴先生一起住在仙台的伊達家。」

「我聽說過你,你就是光忠常常叨念的小貞吧。」小龍景光騰出手與他相握,「我也很喜歡他。」

短刀莫名奇妙的紅了臉。

「哇!這什麼感覺!」

稍大的聲音驚醒了午寐中的白鳥,鶴丸國永懶洋洋的伸了懶腰,眨了眨眼,身體比大腦的反應更快。

「⋯⋯這是真的吧?小貞?」他抱緊了短刀,跟同伴尋求確認,「這不是做夢吧?小貞!」

嘴已經笑裂的光忠點點頭,伽羅則是一臉你明知故問的表情。

「真的是我啦!鶴先生!」小貞則是被他的反應逗得笑個不停。

他還記得他和伽羅被帶去東京的時候,被留在仙台的古老平安太刀嘴上說著道別的話語,卻追著車輛一路到他所能行動最遠的範圍目送他們離開。雖然年歲古老,他跟伽羅都知道他並不喜歡獨處,也不喜歡受到束縛,拖著他們滿仙台的亂跑,總是讓人忘記他是把平安時期鍛造出來的太刀。

後來聽說他被獻上給天皇,雖然同樣來到東京,但皇居庫房結界森嚴,也不是他隨意離開的地方。他跟伽羅一度擔心他不能被束縛,但是現在看見他一如以往的活潑鬧騰,倒是不用擔心了。

「晚上的歡迎會要弄的很盛大才行。」鶴丸國永興高采烈的說,一面轉過頭看著金髮太刀,捉住了他的手,「你也要一起來。」

「那當然。」小龍景光笑嘻嘻的說。


[end]

===

[某個本丸][一期鶴/鶴一期]

連日的出陣總算結束了,鶴丸國永累的連惡作劇都辦不到,只想回房間抱著心愛的一期一振睡覺,拖著腳步走過長廊,和伊達的同伴分手,卻因為看見豐臣太刀在他們房間門口的長廊上而停步。

「我以為你睡了,一期。」柔和的提燈光芒裡,他看見一期一振身邊有食物與酒,有些遲鈍的想著今天是什麼日子嗎一面就掛到了一期一振的肩膀上。

「這麼累了嗎,鶴丸殿下。」一期一振摸摸他的頭,好像知道他的疑問一樣,「今天是我們認識的日子。」

「咦?」鶴丸國永並不想動,驚訝也是做做樣子,「原來是今天嗎?」

「是的,鶴丸殿下。」

「⋯⋯不是今天吧。」蹭著戀刀的頸子,總算稍微清醒了點,「天皇巡幸到仙台還花了一段時間才回去喔。」

「但是您確實是從這天開始成為了我們的同伴呢。」

「⋯⋯確實。」他自己都已經忘記了,千年來輾轉流落的刀,在那一天被獻給了天皇,成為皇室藏品的一員,這轉折連他自己都嚇了一跳。

「所以,您要先睡嗎?還是要先洗澡呢?」

「⋯⋯我想要先吃你,一期。」鶴丸國永開始不安分的試著解開戀刀正裝胸前的扣子。

一期一振不慌不忙地不知道從哪裡變出了一個罩子蓋住了食物和酒,輕鬆的架起不安分的白衣太刀,「我認為您應該要先洗澡喔。」

至於最後是誰吃了誰,那就是他們的秘密了。


[end]


===

本來還想寫個三日鶴的,奈何B本丸那邊今天搭不上線.....

评论

热度(3)